焦点报道

主页 > 焦点报道 >

检察官文永年:到哪儿都是顶梁柱

时间:  2019-03-04 11:39  
文永年,生前为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人民检察院民行科科长,因脑溢血于2018年11月去世,年仅41岁。从检17年来,他先后被山东省人民检察院评为全省检察机关接访能手、优秀接待员和刑事申诉业务能手,他探索出的四位一体生态环保检察工作模式,多次被媒体采访报道
  
2018年11月4日10时12分,与死神抗争了7个昼夜后,医疗监护仪上的心电波最终变成了直线,年仅41岁的文永年因为脑溢血,还是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文永年生前的同事、朋友们迟迟不能接受老文已经离去的现实。作为焦裕禄故乡的员额检察官,文永年时刻以焦裕禄精神和模范检察官的标准激励和要求自己,身上始终保持着一股闯劲和韧劲,为服务百姓、人民的事业奋斗到最后一刻。
  
“有你这个老黄牛在,院党组就放心,不愁咱院的公益诉讼干不好。”
 
——博山区检察院检察长 国建良
  
2001年8月,年轻的文永年从甘肃政法学院毕业后,作为全省首批选调生被分配到博山区检察院工作。那时候,大学生在检察机关还是稀罕物,不管到哪儿都是各部门争抢的“香饽饽”,加上文永年勤劳质朴、善于钻研、为人和善,领导便习惯性地把急难险重的任务交给他。
  
院里缺少写材料的,调他去办公室负责信息文秘;民行科缺少年轻业务骨干,调他去办理民事抗诉案子;诉访分离后控申接访业务量激增,调他主持举报中心工作;“第一书记”没有优秀人选,又安排他挂包偏远乡镇贫困村。
  
2017年,当全省检察机关开始试点公益诉讼工作后,如何做好公益诉讼工作成为摆在院党组面前的头等大事。此时恰逢员额制改革后部门负责人调整,院领导又将这块难啃的硬骨头交给了文永年。在从事了7年控申工作后,文永年又回到了民行科担任科长。
  
公益诉讼是个新鲜事物,什么是公益诉讼?公益诉讼如何破局?案件线索从哪里来?办理程序如何理顺?这一切都很陌生,他作为科室负责人,对此心急如焚,第一件事就是学习。
  
他专门将公益诉讼的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典型案例收集装订成册,做到全盘掌握、弄通弄懂、烂熟于心。同时,还带领科室人员到公益诉讼开展较早地区学习取经。经过不断地摸索、讨论,文永年最终带领博山区检察院民行科在全市率先提起两起行政公益诉讼,并以保护生态环境和矿产资源为重点,以污染环境、滥伐盗伐林木、非法采矿为突破口,探索出具有博山特色的四位一体生态环保检察工作模式。
  
文永年的担当和闯劲,同事们看在眼里、服在心里。在去年第三季度业务考核调度会上,博山区检察院民行科在全市9个区县院中连续6个季度位居前三名。
  
博山区检察院检察长国建良称赞道:“看担当,就学学我们院文科长,不管到哪个岗位,都是顶梁柱、承重墙,都能打出一片天地。”
 
“来上访的群众肯定都是遇到了难事,只要以心换心,感同身受,贴心地跟他们交流,没有人愿意无理取闹。”
 
——文永年
  
从控申科到第一书记挂包村,再到民行科,文永年对群众的感情走到哪带到哪。哪里有群众的呼声,哪里就有文永年忙碌的身影。2010年,文永年被调到检察院“最热闹”的地方——控告申诉科。七年的控告申诉经历,接待的群众及办理的案件数不胜数,让他慢慢成为了一名有温度的控申人。
  
2013年5月,文永年被区里选派到池上镇下小峰村担任“第一书记”。同事们以为这样他可以轻松一点,然而仍然没有改变忙碌的习惯,有时忙起来,晚上、周末就索性住在村里。
  
了解到村里的自来水主管道年久失修、多处破裂,他向上级部门争取到PVE主管道和工程款,与村委成员一起动手施工,让山村百姓喝上了放心的自来水;了解到村里旧村改造项目一年多来手续迟迟办不下来,他自己坐着公交车到市区国土、规划、水务等部门跑手续,常常冒着酷暑一天好几趟往返于国土局、镇政府、村委之间。
  
《法制日报》记者来到下小峰村探访,目光所及,村容整洁、道路宽敞,文永年当年联系建设的新住宅楼、农家乐和致富项目早已投入使用。曾担任过15年村支部书记的刘心泉一说起文永年去世的消息,就不停地抹眼泪。“这么年轻就走了,太可惜了!”刘心泉感慨道,文检察官很务实,一点也不滑头,帮着俺们村办了不少事,大伙都记在心里。
  
“我们深入乡村大力开展精准扶贫,但最需要扶贫的对象竟然在我们身边。”
 
——同事郭岩
  
因为远在甘肃贫苦山村的父母仅靠种地为生,文永年每月都会寄钱回家。后来为了方便照顾老人,又将父母接来身边;因为他经常加班、出差,为了方便照顾老人和孩子,文永年的妻子只能从事些临时性的工作,每月只有一千多元的收入;2013年,为了将父母接来身边有个住处,他狠狠心买了一套125平方米的房子。然而每平方米2000多元的价格,他拿不出全款,至今还欠有30万元的房贷……
  
文永年去世后,办公室的同事郭岩在整理他办公桌里的遗物时,发现了一个笔记本,上面记着文永年的家庭账单,其中2017年年底支出一项写着:女儿学费2000元;家里(5人)伙食开支5000元;给大舅、小姨每月攒300元,年底每家还5000元。
  
看到这份账单,郭岩被深深地震撼了,繁华的世界中竟然还有这么清贫的检察科长。
  
在同事眼中,文永年是一个工作狂,整天忙忙碌碌,没有一刻清闲。由于长期的自我加压和缺乏锻炼,文永年的身体开始“报警”,他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多了阿司匹林和降压药。每当同事劝他休休假,出去锻炼锻炼时,他总是说等忙完这阵,我就休假放松放松。
  
2018年2月,他因为胆囊结石,手术住院。术后一个星期,他又回来上班,因为他还记挂着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是否执行到位、今年的公益诉讼怎么破题开局。他眼中装的只有别人和工作,唯独没有自己。如今,被拖欠的44990元农民工工资已全部执行到位,两起行政公益诉讼案件只待法院判决。
  
案子办完了,他却倒下了。他把最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钟爱的检察事业,直至生命的指针永远定格在41岁的韶光里。(徐鹏 杨美昭 王文斌)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马 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