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报道

主页 > 焦点报道 >

未成年人犯罪免于刑罚决不能一放了之

时间:  2019-12-23 10:34  
未成年人犯罪免于刑罚决不能一放了之
 
最高检第九检察厅厅长就依法严惩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答记者问
 
□ 本报记者   周斌
 
□ 本报见习记者 赵婕 刘洁
 
成功公诉一批“零口供”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准确适用法律处理疑难新型案件,对李某对儿童手淫一案以猥亵儿童罪提起公诉;正在认真研究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问题……
  
12月2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厅长史卫忠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检察机关依法严惩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工作情况,并就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惩治犯罪决不手软
 
近年来,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呈持续上升态势,个别案件性质极为恶劣,社会影响极坏。检察机关坚持严厉惩治,决不手软。
 
史卫忠举例说,在云南省富民县李某故意伤害案中,李某因与紫某有矛盾,残忍地往紫某6岁的儿子身上泼硝酸,致其严重伤残,检察机关对李某从严指控,李某被判处死刑并已执行。
 
性侵害犯罪在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中占比较大,检察机关坚持严厉打击,2018年1月至2019年10月,共起诉此类案件3.25万人。
  
“我们严惩校园性侵犯罪,最高检发出‘一号检察建议’一年来,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教职员工性侵害学生犯罪嫌疑人664人,提起公诉520人。”史卫忠说。
  
与此同时,检察机关依法打击监护侵害犯罪,托幼、培训机构侵害犯罪,侵害留守儿童、困境儿童犯罪等重点领域犯罪,加强重点未成年人群体保护。
  
福建省平潭县某少儿培训中心工作人员以蹲马步、蛙跳、不允许吃午饭、殴打等方式,虐待7岁儿童吴某,案发后检察机关第一时间介入,会同公安机关,快侦快捕快诉,三被告人以虐待被看护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据统计,2018年1月至2019年10月,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遗弃、虐待未成年人犯罪119人,起诉257人;批准逮捕侵害留守儿童犯罪3944人,起诉4660人。
  
侵害未成年人的许多案例显示,侵害者本身也是未成年人,因未达刑事责任年龄而免于刑罚,这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争议。
  
对此,史卫忠回应说,对这类未成年人决不能“一放了之”,必须依法予以惩戒和矫治。一方面,检察机关进一步健全完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和犯罪预防机制,尽可能消除导致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家庭、学校、社会、网络、政府等保护过程中问题;另一方面,建立健全罪错未成年人分级干预制度,切实发挥专门学校的强制教育作用、强化收容教养制度的矫正功能等。
  
“关于目前议论较多的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问题,我们也在进行认真研究。”史卫忠透露。
 
公诉一批零口供案
 
在梅某强奸案中,面对犯罪嫌疑人百般抵赖、被害人不配合、客观性证据缺乏的情况,浙江宁波海曙区人民检察院及时介入侦查引导取证,引入心理专家对被害人进行心理辅导,被害人作出如实陈述,完善证据链条,准确指控,最终梅某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史卫忠介绍说,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有着直接证据少、被告人不认罪、被害人辨别表达能力弱的特点,检察机关注意加强对此类案件证据审查的理论和实务研究,确保准确把握证据标准,成功公诉一批“零口供”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
  
由于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特殊性,在办理这类案件时,存在发现难、取证难、指控难、修复难等一系列难题。为此,检察机关通过拓宽案件线索发现机制、推行专业化办案、强化对未成年被害人的保护救助等措施加以破解。
  
针对疑难新型案件,检察机关准确适用法律处理。如李某对一儿童自行手淫一案,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此案时,准确认定这种行为与接触型猥亵儿童犯罪本质、危害相同,以猥亵儿童罪对李某提起公诉,法院作出有罪判决。
  
针对因询问方式不当导致取证质量不高,放纵犯罪,或反复询问造成“二次伤害”的问题,最高检推行“一站式”询问救助机制,全国共建立环境温馨且具备取证、心理疏导、身体检查、同步录音录像等功能的“一站式”询问救助办案区330多个。
  
“最高检目前正在研究制定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等案件办理规定。同时,建立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例库,定期总结发布指导性案例、典型案(事)例,推动办案参照适用。”史卫忠说。
  
此外,各地检察机关还全面加强国家司法救助工作,为未成年人被害人提供身心康复、生活安置等多元综合救助;培育、引入心理疏导等专业社会力量参与被害未成年人保护救助工作,帮助其早日重新融入社会。
抗诉改判249起案件
 
王某为谋财绑架其亲属的4岁女儿,将其投入污水管道中溺死,一审被判处死缓。山东省淄博市人民检察院认为王某手段残忍,后果严重,判处死缓量刑畸轻,依法提出抗诉。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经审查支持抗诉,省院检察长列席省高法审委会发表支持抗诉意见,省高法最终改判王某死刑立即执行。
  
2018年以来,全国检察机关共对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提起抗诉546件,目前已改判249件。
  
司法实践中,各地检察机关充分落实“办案中监督、监督中办案”要求,加强监督配合,形成打击合力,确保犯罪分子罚当其罪,维护司法公正。
  
史卫忠介绍说,检察机关坚持提前介入侦查,加强与公安机关、法院的沟通配合,统一执法标准,确保案件顺利诉讼。
  
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人民检察院与公安机关会签文件,规定对于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公安机关对被害人进行询问时,均第一时间邀请检察院派员提前介入。大武口区检察院共提前介入性侵及其他重大案件21件21人,没有出现无罪判决或存疑不起诉情况。
  
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审查汪某多次强奸猥亵多名幼女案时发现,该案除被害人陈述外再无其他有力指控证据,就会同公安机关进行深入分析研究,进一步完善证据锁链,起诉后法院对事实全部予以认定,判处汪某无期徒刑。
  
同时,检察机关加强立案监督和侦查活动监督,2018年以来共对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监督立案1299件,追捕漏犯1664人,追诉漏犯1700人。
  
如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检察院办理的某小学老师刘某性侵害小学生案,检察官与办案民警协作配合,加强取证工作,在刘某只承认8起犯罪事实的情况下,侦查终结时认定16起,审查起诉中又追加认定12起,后刘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本报北京12月20日讯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郑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