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主页 > 他山之石 >

法理情融为一体定分止争得民心

时间:  2018-09-07 12:04  
“我正准备去老吴家看看,要不一块儿?”
 
近日,湖北省黄冈市英山县石头咀镇司法所所长张明棠向记者发出了邀请。
 
张明棠口中的老吴,是一起劳务纠纷案件中安徽省霍山县的当事人。此案属跨省纠纷,当事方都是建档立卡精准扶贫户。
 
事发后,张明棠主持调解多次没成功,最终通过“三合一”方式顺利化解。
 
黄冈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综治办主任黄智利说,所谓“三合一”,就是通过公开方式调解矛盾纠纷,邀请基层调解员和群众共同参与,有理没理大家评,实现矛盾纠纷化解、法律知识宣讲以及人民调解员培训“三效合一”。
 
跟着张明棠,记者的采访从回访当事人开始。
 
矛盾纠纷公开调
 
“哪知道会出这样的事儿?”8月16日,站在新修好的猪舍旁,老吴摇着头说。
 
水泥砖、石棉瓦、木门,这个总面积不到200平方米的猪舍,老吴比别人多花了10多万元。
 
2017年1月,英山县石头咀镇村民贺某应邻居梅某之邀,到一岗之隔的安徽省霍山县上土市镇老吴家帮工建猪舍。施工时,因自制的简易脚手架断裂,贺某头部着地,79天后抢救无效死亡。
 
事发后,湖北、安徽两地调委会多次组织调解,未果。
 
贺某家属认为,人是在老吴家没的,他理应承担责任。
 
“大不了闹到法院,输了官司我坐牢来抵。”老吴不干。他认为,其委托梅某组织人员施工且前期已支付了6万余元,不应继续赔偿。
 
梅某则认为,自己只是中间介绍人,无需承担责任。
 
此案案情复杂,涉及多方当事人,且分属鄂皖两省,调解不当很可能激化成两省交界地区的重大矛盾。
 
鉴于这类纠纷在农村具有多发性、代表性,石头咀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决定成立调解工作组,通过“三合一”方式化解。
 
法官、律师及群众现场发表各自观点,首席调解员讲解承揽关系和劳务关系的不同特征及造成损害的法律后果。
 
6个小时调解后,各方达成一致:老吴以分期方式支付贺某死亡赔偿金11.66万元,梅某自愿补偿1万元。
 
如今,张明棠已先后3次到老吴家回访,并协调有关部门争取政策支持解决其实际困难。
 
“多亏张所长他们帮忙,事情才解决了,就是砸锅卖铁我也会定期把赔偿金支付到位。”老吴说。
 
在英山县委副书记、县委政法委书记蔡寿益看来,运用“三合一”方式调解,实际上是搭起一个平台,推动群众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
 
“在农村,邻里之间为了建房、排水等问题产生矛盾纠纷,小问题没处理好很可能酿成大矛盾,隔夜仇成了隔代仇。”蔡寿益说,纠纷有出口,症结说开了,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有理没理靠公断
 
都是乡里相亲的,又没多少钱,没必要闹得这么僵。”见当事人刘某红了脸,村民刘燕平起身说。
 
石头咀镇苞茅冲村调委会主任王勇提出不同看法:“现在的100元怎么能和当年的100元比?何况当年分林是村里同意的!”
 
一度冷场的会议室顿时热闹起来,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争相发表自己的看法。
 
这个场景出现在8月16日下午石头咀镇麦阳畈村一起林权纠纷案件“三合一”调解的现场。
 
从58岁的护林员赵汉清口中,记者逐渐理清缘由——
 
2003年,麦阳畈村村民范某婚后将户口迁出。范父过世后,该村以村民代表大会形式决定将范家的自留山分割给刘某等5人,并由他们承担山林税费。2017年,范某回村,要求对方返还山林权遭拒。
 
调解现场,各方当事人因补偿问题谈不拢一度吵了起来,这才有了村民刘燕平的“说和”。
 
“前些年各种税费确实高,这事儿之前调过几次没搞成,所以特地跑过来看看。”赵汉清说。
 
除了本村村民,英山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各村调解员也来到此案调解现场并发表观点。
 
尽管已是一名“老调解”,但凡哪个村以“三合一”方式调解纠纷,王勇几乎场场必到。
 
“来取取经,这几年村里涉及林权的纠纷日益增多,碰到复杂的还真不知怎么办。”王勇笑言。
 
见大伙儿讨论正激烈,石头咀镇党委副书记、镇综治办主任余昭文和张明棠开始采取“背对背”方式分别给当事人做工作。
 
十来分钟后,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在英山县司法局局长蒋德民看来,通过公开方式调解矛盾纠纷,当事人的诉求是否占理自有群众论断。
 
“有理没理大家都看得出来,通过公开调解的方式将道德与法结合,变相给了不占理的当事人压力,有效促成了纠纷化解。”蒋德民说。
 
以案说法得民心
 
在黄冈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法治办主任黄耀雄看来,以前是“灌输式”的普法,搭个咨询台或是组织讲座,效果并不理想,公开调解起到“以案说法”教育一片的作用。
 
探索人民调解“三合一”方式,正是缘起于英山县石头咀镇羊山村一起疑似投毒事件的普法宣传。
 
2014年春节前后,羊山村村民沈某在自家水井中发现农药残留,于是报警。案发地位于两省三县交界地带,环境复杂,没有目击证人、没有视频监控、没有遗留物证,案件侦查陷入僵局。
 
在无实质证据的情况下,沈某坚称系与其有过矛盾的村民投毒,甚至上访要求追究该村民的刑事责任。
 
“有人相信沈某的说法,怀疑是恶意报复,也有说法称有人不小心将农药瓶子打翻,一时间众说纷纭。”羊山村党支部书记陈文良回忆说。
 
为防止矛盾激化,当年5月底,石头咀镇党委决定在该村召集现场普法及调解大会,邀村民们畅谈。
 
同时,派出所、司法所等人员轮番上阵,详细讲解投放危险物质罪的法律后果、诽谤罪的构成要件以及刑事责任追诉等有关法律知识。
 
宣讲结束,沈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村里的各类谣言也渐渐平息。
 
“这次法治宣讲的意外成效,让我们意识到将调解与法治宣传结合的必要性。”英山县司法局副局长饶正祥说,“三合一”调解方式由此逐步推广开来。
 
2017年5月,英山县“两办”印发文件,在全县推广“三合一”矛盾纠纷化解工作机制。今年5月,黄冈市信访矛盾化解现场会重点推广英山经验。
 
“并非所有矛盾纠纷都通过‘三合一’方式调解,基层多发性、代表性复杂矛盾纠纷是公开调解的重点。”黄冈市司法局副局长周建华说。
 
为突出群众自治,黄冈在组织“三合一”调解过程中,全面运用听证、社会评价、群众议事、心理调解等方法,实现从“我说你听重说服”到“自治德治法治‘三治’融合”、从“灌输法条”到“以案释法”的转变。
 
“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推进的当下,‘三合一’人民调解是普法宣传的有力抓手,用身边事教育身边人,能真正让法治理念深入人心。”黄耀雄说。
 
记者手记  
 
久调不决的矛盾纠纷,缘何能通过“三合一”方式顺利化解?采访中,记者一直试图找到此问题的答案。
 
蔡寿益打了个比方,通过打官司方式解决子女不赡养老人问题,很可能到头来官司赢了,亲情却没了。在基层,这样的事儿只有运用群众的方式才能解决。
 
英山创新“三合一”调解方式,让基层群众直接参与到矛盾纠纷调解之中,丰富了“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这一“枫桥经验”的时代内涵。而调解过程中以案说法,则成为推进基层民主法治建设的有效手段。
 
有事大家议,有理大家评。通过公开方式解纷争,调解员讲法律,群众讲情理,合力促成矛盾纠纷的有效化解。这大概便是英山县“三合一”人民调解方式充满活力的秘诀所在。(何正鑫 刘志月)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蔡汶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