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主页 > 他山之石 >

福建:乡土调解明星成为化解纠纷领头雁

时间:  2018-11-01 14:41  
乡土调解明星成为化解纠纷领头雁
 
福建打造个人人民调解品牌提升调解工作实效
 
每天一大早,老庄都会提前准备好自己的“老三样”,等在“庄春松调解室”候着慕名而来的村民寻求帮助;
 
每个周三,彭彩红都要早早离开她的“彩红调解工作室”,前往法院驻点参与案件纠纷调解;
 
每隔一段时间,陈柏潮都要召集他的调解团队,一起在“陈柏潮调解工作室”对近期遇到的重大疑难和复杂纠纷进行“会诊”……
 
“一名优秀的人民调解员、一个优秀的调解团队,可以带动影响一整片的调解工作。”厦门市思明区司法局局长韩少闽说,人民调解的成效如何、百姓认不认可,“头雁”示范效应不可或缺。
 
在实现人民调解组织县、乡、村三级覆盖的基础上,近年来,福建更加注重提升人民调解工作的实效。福建省司法厅厅长邬勇雷说,结合“枫桥经验”的创新发展,借助强化基层司法所建设契机,通过挖掘“明星调解员”、成立“金牌调解室”,开展一系列品牌调解创建活动,使人民调解“领头雁”在化解基层矛盾纠纷中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大大提升人民调解的社会公信力和影响力。
  
草根调解员成明星
 
一本泛黄的笔记本,一个茶杯,外加一副老花镜,这就是老庄7年来每天开工必备的“老三样”。
 
2011年,福建省福清市的各个镇(街)调委会正式聘用专职调解员,因盐场改制下岗多年的老场长庄春松成为江阴镇司法所的一名专职人民调解员,同时也是当时江阴镇里唯一一名专职调解员,来找他调解的村民络绎不绝。
 
见到老庄时,他正在接待几位村民。他用当地方言大概询问一下事情原委后,又切换到口音很重的普通话来招呼记者:“每天都是这样,有时忙起来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
 
大家之所以如此青睐老庄,是因为他不仅是个知心人,还是个法律通,从婆媳、邻里纠纷到劳资纠纷,再到工伤事故、拆迁纠纷,其中涉及的情理法都难不倒他。
 
“别看我63岁了,但我很爱学习,跟老百姓有关的法律、法规,我没事就翻翻,特别是2014年我被选上人民陪审员后,法制类报刊我每天都看。”老庄说。
 
7年来,庄春松调解成功各类纠纷超过300件,获得“福建省优秀人民调解员”和“金牌调解员”等荣誉称号。2016年8月,以老庄个人名字命名的“庄春松调解室”正式挂牌成立。
 
像庄春松这样以金牌调解员名字命名的个人调解室有很多。这些来自草根又回归草根的调解明星用自己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为福建人民调解画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福建省司法厅副厅长俞建春说,为充分调动和培养人民调解员的工作积极性,增强社会各界对人民调解员的认可度,提高化解矛盾纠纷的及时性和实效性,从2015年起,福建省人民调解员协会开始组织各地开展人民调解员等级评定工作,并将其和个人调解室创建工作结合起来,挖掘了一大批深受群众信赖喜爱的明星调解员。
 
品牌效应一站服务
 
“调解,关键在调,目的在解。”龙岩市首家以调解员个人名字命名的调解工作室的负责人陈柏潮说,如何调没有固定模式,每个案件当事人、事由、诉求不同,调解的成败与成效,完全在于法理坚守、情理把握。
 
2014年4月,“陈柏潮调解工作室”在龙岩市新罗区东城街道正式成立。4年多来,陈柏潮还先后挖掘培养了6位调解能手,吸收了法院、基层司法所和新罗区各村(社区)基层调委会、法律服务所等调解能人29人,打造了一支以陈柏潮为首的精通法律、调解能力强、业务过硬、作风正派、善于应战的专业调解队伍。调解各类矛盾纠纷895件,其中重大、疑难、复杂纠纷226件,接受群众电话咨询和来访600多人次,提供法律援助案件36件,调解涉及的金额超过5000万元。
 
“我们十分注重发挥陈柏潮个人优势和品牌效应。”龙岩市新罗区东城街道党工委副书记谢丽珍说,工作室面向全区开展免费法律咨询和法律服务,已成为化解矛盾、宣传法治、服务群众的“一站式”法律服务不可缺少的综合服务平台。
 
福建省司法厅基层处处长杨波说,早在2013年,福建就在总结基层探索经验基础上,明确提出支持、鼓励公信力较强的法律专家、法律服务工作者、优秀人民调解能手建立以个人名字命名的人民调解室。从2015年起,福建省连续三年把个人调解室规范建设列入省、市、县三级人民调解工作综治考评内容予以推动。全省9个设区市先后出台规范个人调解室的规范性文件,厦门市更是率先把个人调解室建设列入《厦门经济特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促进条例》地方立法项目中。
 
据统计,目前,福建有509个个人调解室,已形成品牌效应,成功引导群众主动上门请求调解矛盾纠纷,大量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
 
规范推动多元创新
 
福建省优秀人民调解员彭彩红是厦门市思明区嘉莲街道“彩红调解工作室”的掌门人。
 
与记者说起调解的事,她笑着说:“最近,我可是被一个外地来厦门打工的外卖小哥给粘上了。”
 
今年1月,外卖小哥龚某在送餐途中摔伤,要求所在公司赔偿医疗费用和工伤补助。这本是一件很简单的纠纷,可龚某却有着自己的坚持。他听说过“彩红工作室”在“调解圈儿”的名气,非要找“彩红姐”调解才放心。
 
可是,龚某摔伤的地方和他所在公司办事机构所在地都不在嘉莲街道。为了沾上边儿,龚某没少费心思,最后发现公司的注册地在嘉莲街道,便如愿找到彭彩红主持调解。最后,彭彩红与“杨建伟法官调解工作室”联袂,成功调解了这起纠纷,并对调解协议进行了司法确认。
 
“我们在福建首创人民调解工作室与法官个人工作室的共建模式,充分运用诉调对接平台,加强社会矛盾纠纷化解,实现尖锐矛盾软着陆,让群众切实感受到多元调解的迅捷、优化与双赢。”厦门市思明区嘉莲司法所所长李乐乐说,“彩红调解室”与“杨建伟法官调解工作室”的强强联手,就是共建模式的生动示范。
 
近年来,福建各地不断创新形式,把开展品牌调解创建活动作为服务大局、服务群众的有效抓手,有力带动了各地人民调解工作。
 
“福建509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品牌调解工作室、1482名调解员,以仅占全省1%的人民调解员数,调解了全省近13%的案件,其中重大疑难复杂纠纷占20%以上。”俞建春说,为从政策层面推动品牌调解创建工作不断完善,2017年年底,福建省司法厅、省综治办等七家单位联合出台《福建省推进品牌调解工作室建设暂行办法》,这份全国首个品牌调解室建设的规范性文件,对以个人名字命名或起字号的品牌调解工作室产生条件、申报程序,以及省、市、县三级“金牌调解工作室”创评工作进行了规范,已成为福建传承发展“枫桥经验”重要抓手。
 
记者手记  
 
止纠纷于萌芽、化干戈为玉帛、予百姓以祥和……记者在采访中见到了一批又一批被称为来自草根的“调解明星”,他们用自己的真情付出赢得了百姓的认可和信任。而在来之不易的明星光环下,他们也依旧不忘初心,深刻明白在光环荣誉的背后,更多了份沉甸甸的责任。
 
在这份责任面前,福建各地充分发挥品牌效应,精心筛选公信力强、专业技能高、影响力大的人民调解能手建立金牌调解室,让这些“调解明星”来自于草根又回归民间,更好地为百姓服务。(吴亚东 王莹 刘子阳)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马 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