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主页 > 他山之石 >

佛山警队“跑男团”来袭

时间:  2019-04-28 14:59  
佛山警队“跑男团”来袭
 
他们说:强身健体还提高工作效率
 
□ 本报记者   邓新建 邓 君
 
□ 本报通讯员 张 亿
 
工作时,他们是全情投入的人民警察;下班后,他们则是放飞自我的马拉松爱好者。“走到哪里就在哪里留下脚印”,他们是佛山市禅城公安的“跑男团”。
  
3月30日,佛山50公里徒步活动吸引了约34.5万人参与,“跑男团”的潘伟权和同事、朋友也现身其中。其实,50公里徒步活动对潘伟权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自2012年4月起至今,7年他累计跑步超过1万5千公里,参与过2019年广西梧州警察半程马拉松邀请赛、2018年桂林马拉松等赛事。
 
结缘:体能下降下定决心跑步减肥
 
然而,潘伟权曾经对运动完全不感兴趣。是什么机缘让他与跑步结缘的呢?
  
“体检发现自己体能在下降。”1米72的潘伟权坦承自己在跑步以前,由于公安工作的特殊性,生活作息不规律,体重一度达到了180多斤,“天天挺着个大肚腩。”在看过自己的体检报告后,为了工作和健康,他下定决心跑步减肥。
  
2012年,家在西樵的他,就到南海中学附近跑步,“跑200米斜坡就会喘气、脸色苍白,好难受。”而整段路单程约有2300米,跑不了的他就走路,风雨不改去跑步、徒步。
  
慢慢地,他从一百米到几百米,再到一公里、五公里。3个月后,他开始跑山。“跑西樵山,从登山大道,沿着公路一直跑到百步梯。”跑到百步梯,继续走楼梯。三年零四个月,他完成了第一个半马;4年零8个月,他在东平大桥桥脚基围完成了第一个全马。
  
“每次突破都很痛苦。”在潘伟权看来,跑步没有奇迹,只有积累,“既要量力而行,又要持之以恒,做人、做事,也是一样。”
  
此外,他有针对性地坚持做收腹运动,他的裤头已经从36码变成了32码,体重也降到了140斤。“我还在自家门口安装了一根不锈钢管,用来做引体向上,出门十个,进门十个。”
 
痴迷:走到哪里就在哪里留下脚印
 
在潘伟权的车尾箱里,跑鞋、跑袜、短装衣服、背包和毛巾是标配,“走到哪里就在哪里留下脚印”。下班后,他一般都会去绿岛湖跑步一小时,“跑四圈,一圈大概是3100米。”若是周末休息,他会选择跑个长距离。参加一些10公里的团体赛时,他甚至会跑步到活动现场,再参加比赛。
  
就连外出,潘伟权也坚持跑步,在北京、四川、江西、河南等地他都留下跑步的脚印。“不求速度,跑跑停停,一边跑一边拍照,当旅游。”
  
慢慢地,潘伟权从一个人跑,到加入跑团。除非遇上倾盆大雨、雷暴雨等天气,他们一年四季都跑,“天冷时,室外气温只有几摄氏度,照样跑,最多加一件防风衣。”2018年的桂林马拉松全程大雨,但从潘伟权比赛时的照片来看,雨中跑步似乎让他更加兴奋,每一张照片都有他的招牌笑容。
  
据不完全统计,潘伟权7年来,累计跑步超过1万5千公里,累计完成75次半马,4次全马,曾与同事一起参加全马比赛1次,半马、10公里等比赛6次,总里程已经可以绕地球1/3圈。
 
运动促进工作带动身边亲友参与
 
自2017年2月,潘伟权调入禅城公安指挥中心负责指挥室全面工作,包括禅城区所有的接处警、指挥调度、应急、跟踪警情处置等,他直言,“要么不出事,要么就是大事、急事,都是救命的事。”而且当事情发生后,容不得一丝犹豫,每一秒都关乎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精神高度集中,像行军打仗一样。”
  
做好公安工作,需要强健的体魄。而下班后一小时的跑步,则是他最好的锻炼和解压方式。有烦恼时,他就跑快一点,把烦恼抛诸脑后,“跑完再想。”也是因为跑,他的身体明显好起来了,“工作也更加专注了,没有那么容易累。”
  
在潘伟权的影响下,他的家人、朋友、同事也加入到跑步这项运动。他还专门为自己父亲买了智能手机,让父亲用手机记步数,每天一万步。
  
与此同时,佛山警队中还有不少像潘伟权这样热爱运动的同事。
  
2017年,南庄派出所治安中队指导员罗志文也跟着潘伟权去跑步。据了解,罗志文以前是当刑警的,经常需要熬夜,身体机能受到了影响。2017年,他便开始跟着潘伟权,一周大概一两次,一般跑六七公里,每次跑完步之后,出一身汗,让罗志文觉得身心舒畅,“特别是感冒时,跑完步之后,身体会舒服一点,不会那么难受。”经过两年多的坚持,罗志文的体重从原来的160多斤减到现在140多斤,身体也明显好起来了,“对我工作有很大促进,办案执勤时状态非常好。”
  
罗志文还组建了一个微信群,“看到其他人都在跑,一个星期不跑都觉得对不起这个群。”
  
“2014年第一次参加马拉松比赛,见到有同事跑,自己也去报名了。”南庄派出所民警梁卫红也在这个跑群里,他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跑完马拉松比赛,觉得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跑完之后他就上瘾了。
  
每个月两次的半马,一周3次的十公里,家附近的公园都是梁卫红奔跑的舞台。“晨跑完之后,精神充沛,工作效率也提高了。”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起,累计跑步将近7000公里,其中大概跑过十次全马。
  
在潘伟权参加50公里徒步时,梁卫红在前往湖南的路上,准备参与3月31日的湖南衡阳马拉松比赛,“快到终点,突然下了一场大雨。”梁卫红提到,比赛当天室外气温大概就11到12摄氏度,到终点后他便赶紧换下了湿透的衣服,虽然身体疲惫心情却十分舒畅。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马 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