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主页 > 政法文化 >

爱是一路相伴

时间:  2018-12-27 16:21  
 
□口述/贾川 整理/柯美旺
 
我和爱人李乾坤都是铁路警察,在兴安岭下两个不同的车站派出所工作,相距大约100公里。2006年底,我们在一次业务骨干培训会上相识,之后他开始对我“穷追不舍”。一年后,我被他的坚持和真心感动,便答应嫁给他了。从相爱到过上家庭生活,我们已经走过了12年,在苦与乐交织的岁月里,携手而行,相濡以沫。
 
与大多数双警家庭一样,聚少离多是家常便饭。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是,有一天晚上,我的父亲突然病倒,我把父亲送到医院后,给李乾坤打电话,想让他赶紧来医院帮忙,可还没等我说话,他却说单位让他连夜坐车去新疆出差,还嘱咐我要照顾好家。我只得含着泪说:放心吧,家里有我,你也要照顾好自己。那时候,我们的孩子刚刚5个月,身边可依靠的“两座大山”,一个远赴他乡,另一个病倒了,我的内心到了崩溃的边缘。我的朋友建议,将父亲病倒的事告诉爱人,让他想办法尽快回家,但是,我没有那样做,我不想让他工作时分心走神。于是,我咬牙独自支撑起这个家。
 
在接下来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每天下班后,回到家中边洗衣做饭,边照顾父亲和孩子。后来,我感觉有些体力不支、力不从心了。每当这种强烈的疲劳感袭来时,我就选择给爱人打电话,但是我从不向他抱怨自己的劳累。他也从不给我报忧,我俩总是避开那些对方感到敏感的话题,只是互相关心、安慰,或是聊聊电影、美食等。而在他执行任务不方便接电话时,我就把想对他说的话写成日记。
 
两个月后,我爱人和援疆队伍胜利凯旋,受到了上级的表扬。当他无意中翻到我的日记,得知家里的情况后,眼睛里闪动着泪光,心疼地对我说:“老婆,你辛苦了!所有的功劳都是你的!”说完,我俩相拥而泣。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其实,一路走来,我和爱人的内心都非常清楚,比起一般家庭,双警家庭要付出更多、承受更多。尤其是逢年过节、亲人团聚的时候,我俩都在岗位上执勤,但我俩从不后悔,也从不抱怨对方。
 
因为我俩懂得,爱是一路相伴,伴着爱情,伴着家庭,更伴着彼此对公安事业的热爱。
 
(原文链接:http://epaper.cpd.com.cn/szb.html?t=szb&d=20181213)
 
来源: 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马 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