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主页 > 政法文化 >

那年的冬天不再寒冷

时间:  2019-12-23 10:33  
□ 刘万春
 
记不得孩时的棉衣有多厚
 
只记得妈妈在煤油灯下
 
花了几个晚上
 
用一针一线
 
为我缝制新棉衣
 
虽然当初感觉有点大
 
但穿在身上觉得很暖和
 
记不得妈妈头上又添了多少白发
 
只记得那件棉衣拆拆改改
 
棉花加了一层又一层
 
让我穿了一年又一年
 
到后来
 
妈妈缝的棉袄已不再合身
 
不是因为我长大了长高了
 
而是因为妈妈的眼睛花了
 
手也不再灵活
 
现如今
 
再也穿不上妈妈缝的棉袄了
 
尽管泪眼已显模糊
 
可记忆的词典里
 
棉袄两个字却依旧清晰
 
因为我深深地知道
 
那曾经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母亲
 
用那并不专业的缝纫手艺
 
和非同寻常的母爱
 
让她的孩子
 
在那个冬天
 
不再寒冷
 
(作者单位: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人民法院)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