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主页 > 政法文化 >

马路上的青春

时间:  2020-01-10 11:50  
马路上的青春
 
□李 零
 
接到去交警支队报到的通知时,王小兵蒙了。
 
王小兵报考警校时最大的愿望就是毕业后能进刑警队。大学四年他连续获得三届学院拳击比赛前三名,毕业那年还获得了校级优秀毕业生称号。本以为这样的成绩可以让自己实现做一名刑警的梦想,可现实着实给满腔热情的他彻彻底底地浇了一盆冷水。
 
王小兵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从市公安局到的交警支队政工室,再由政工室副主任带着到直属二大队报到的。到直属二大队报到后,大队长立即打电话叫城区中队中队长张志把他带走了,就这样,立志做刑警的王小兵成了城区中队的一名交警,也是中队4名民警中唯一一个侦查专业毕业的本科生。
 
中队是最一线的单位,每天的工作基本上就是维护交通秩序、处理交通违法、事故认定……全是和群众打交道的事,遇到不理解、不认可、不支持工作的群众,有时免不了受些委屈,自然也很少有年轻民警愿意主动去中队。
 
按照惯例,王小兵拜了张志为师父,师父先带着他把中队的工作职责和交通处罚流程熟悉了一遍后,又带着他去了几次现场,然后王小兵就正式上岗了,白天在辖区最繁华的二中路口执勤,对过往车辆进行盘查。遇上值夜班的时候,就在值班室待命,接到报警电话立即赶赴现场进行交通事故处置。
 
“你是辅警吧?你有什么权利扣我的摩托车?”这天,在二中门口附近执勤的王小兵拦下了一辆无牌的摩托车,驾驶员一开口就叫嚣上了,看也不看王小兵递到他面前的警官证,至于王小兵的批评更是听也不听,直接在绿化带里找到一块大石头,朝着自己的摩托车砸了过去。一辆七成新的摩托车被砸得遍体鳞伤,颤巍巍地立在那里。看见这一幕,王小兵愣在原地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师父知道后,只是拍怕他的肩膀,说慢慢来,慢慢来。
 
王小兵最发憷的是晚上的值班,每次值班电话一响,他都会有一种莫名的紧张,这让他整个夜晚神经绷得紧紧的。那天他正在洗澡,值班电话来了,辖区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有人受伤。他来不及把头发吹干就直奔现场。
 
现场位于制药公司路段一条正在施工的公路上,道路的一半可通车,另一半还在施工,路上还堆着水泥和搅拌机,一辆摩托车倒在水泥旁,被摩托车压着的驾驶员,头部着地撞在了路面上,冬夜的寒风已经把喷射状的血液凝固,人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王小兵将现场围挡起来,开展现场勘查,对刹车痕迹、现场及周边环境进行摄像,提取相关痕迹物证。这是王小兵入警以来遇见的第一起交通事故致人死亡案件。他按照警察学院和师父教给他的现场勘查技能,认真仔细地完成每一个步骤。
 
经勘查检验,排除了驾驶员生前饮酒或毒驾的可能。这是一起因驾驶员对路况不熟,加之事发路段无路灯,以及路面施工的影响,造成的单方面交通事故。驾驶员本来在外地打工,为了节省费用,已经四五年没有回家,这次回乡本想着能多陪陪父母亲,不料一失足竟成永诀。
 
现场,驾驶员年近七旬的父亲抱着他,撕心裂肺地喊着他的乳名,冷风吹过,空气顿时凝固,令人瑟瑟发抖,王小兵能听见自己头发上结冰的声音。
 
因现场勘查扎实,提取到关键痕迹物证,交警大队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施工单位没有将施工场地围挡,没有树立醒目的警示标志,负有一定的责任。相关职能部门没有对主要道路进行亮化,负有一定职责。死者家属根据这份认定书提起民事诉讼,法院根据检验鉴定意见和责任认定书作出判决,死者家属获得了20多万元的民事赔偿。
 
那天,王小兵又和平常一样在二中十字路口执勤。中队长打来电话,让他赶紧赶到大队。当他急匆匆地走进大队时,一阵鞭炮声传来,死者家属捧着一面锦旗向他走来……
  
(作者单位:湖南省公安厅)
来源: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郑玉丹